位置:主页 > 教师资格 >
玉笛依然飞声在 一张旧照片引出的故事
发布日期:2022-06-17 16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台湾著名音乐家、文化评论家林谷芳手里有一张照片——笛子大师俞逊发在给他按摩头部。日前,民乐团在音乐厅为俞逊发先生举行了名为“玉笛依然飞声在”的纪念音乐会,由林谷芳担任“导聆”,亦即“带有主持性质的解读、欣赏”。此前,林谷芳接受了新民晚报专访。

  说起“按摩照”,林谷芳回忆道,那已经是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了。当时,他写了一本《谛观有情——中国音乐里的人文世界》在北京出版,恰逢一个演出活动,在后台与俞逊发相遇。林谷芳经常担任音乐会的“导聆”,“其他演职员都在做准备,而我的解说很即兴,所以最无聊的人就是我。当时,感觉似乎不是很舒服,俞逊发就主动帮我按摩起来……”事实上,他们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结下不解之缘。1988年,林谷芳、林谷珍两兄弟一行六人遍访中国6所音乐学院。抵沪时,俞逊发恰好外出采风。直到第二年,他们才在上海民乐团二楼狭小的宿舍内相逢。俞逊发以功夫茶款待他们,林谷芳当时也没带礼物,就将身上新买的皮带抽下来作为礼物回赠,遂成为至交。

  说到俞逊发,林谷芳就很感慨:“台湾对俞逊发的定位,与内地不同。在内地,俞逊发就是‘优秀笛家’。但是,在台湾,他被认为是‘深赋文化的文化人’,在音乐界、戏剧界、茶界都很有影响。”之所以涉及“戏剧界”——因为昆笛是最能象征昆剧的器乐。“聆听笛子,能让我们‘接续唐韵’。唐人张巡作诗《闻笛》,传至今天,声韵类似的,只在昆笛。如今其余的笛子,都是短笛。而我们对于中国笛的想象,是来自俞逊发先生对笛子的塑造。”

  因而,林谷芳对俞逊发深怀敬意:“导聆的工作,就是从历史、文化的角度,挖掘这个间隙在音乐史上的重要,以及他在这个间隙里承担的重要角色。”严格说来,林谷芳并不完全认同“导聆”这个理念,他认为:“谁知道台下坐着的不乏世外高人呢?凭什么是我来‘引导聆听’呢?可能它更适合用于特定对象,如果是做艺术教育面向的一定是学生的时候才能使用。”他表示:“我更倾向于说‘主持’这一类解说性音乐会。主持的意思就是,我来安排节奏、甚至内容。”因而,这台第33届上海之春开幕当晚的音乐会,其部分内容也是由他来策划安排的,恰逢俞逊发先生逝世10周年暨诞生70周年。

  解释性音乐会的根本目的是“帮助想接受中国文化的人调整接收器。”林谷芳说,因为每个人对音乐的感受不同是因为“实际上大家都是在选择性收听,与对‘接收器’的训练有关。”方法对了,欣赏的道路对了,就能感受到美。这就好比,不能以西方“单点透视”的眼光来欣赏中国画的“散点透视”。音乐会的曲目安排,还要有“心里逻辑”,让观众“情感连贯”,“要知道,对第1支曲目的观感,会影响到听第2支曲目的心情。也要知道,如果一口气让乐队连着演奏三首大曲,也会很累……”林谷芳的判断敏锐而有理有据:“音乐会缺乏像美术展那样的策展人。”虽然,“纯粹的形式美可以没有人文链接,但是当代音乐艺术作品如何维系、传统艺术脉络如何延续,都需要艺术家出来解读、引渡。”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朱光

  •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,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音频视频、美术设计、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,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,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,并自负法律责任。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:新民网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  •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新民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  3月24日上午,上海正式拉开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大整治行动的帷幕。此...[详情]

  人们愿意为高风亮节之人,献上一曲“梅花三弄”。写完这篇文章,豪小...[详情]

  昨天(11日)傍晚,嘉定区安亭镇街头,一名孕妇突然临盆生产,执勤...[详情]

  本月14日,IIHS(美国公路安全保险协会)发布了新增的4款20...[详情]

Power by DedeCms